阅读历史 |

第316章,我还没到,怎么就开始了!(1 / 2)

加入书签

云初染闻言,握着笔的手顿了一下,眉头微微一皱,随后又写到,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!”

云初染没有正面回答,这句话的意思看修冶自己揣摩。

“朋友吗……”也对,他怎么起了让初染永远留在他身边的想法。

“当然,你是我哥跟轩辕煜之外对我最好的人。”现在想想,跟修冶的相遇本就是意外。

一切都是缘分吧!修冶对她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,可……她的心只容得下一人,她的心已经有了轩辕煜!

“我明白了!”修冶释然一笑,他早就料到是这个结果,却还是想要一试。

或许,正是因为云初染的忠贞执着,他才会喜欢云初染吧!

“不说这个了,我们聊点别的。”云初染在纸上写道随后又写,“最近外面可有什么事发生?”

她不信!不信这么久了轩辕煜还没发现皇宫里的云初染是假的。

轩辕煜观察能力惊人,怜音就算是同样的脸一样的声音,性格始终不同,说话方式还有小动作!

所以,轩辕煜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察觉到了,或者说已经知道了,那……

他一定在大肆寻找她了,想到这里云初染就想要自己的身体快点恢复如初。

她现在行走可以自如,手脚筋脉也差不多痊愈,唯有嗓子还不能开口说话。

“外面……”修冶愣了一会儿,终是把实情告诉了云初染,“轩辕煜的影卫营跟尉迟寒的那些江湖朋友都在找人,看样子应该是知道了皇宫里的怜音是假的了!”

除了这两股势力之外还有一股不知名的势力似乎也在寻找云初染。

不是东陵也不是北枂,是南诏国的,背后之人是谁就不得而知了。

听到这里,云初染眼睛放光,内心非常激动,她就知道,轩辕煜那么聪明,怜音想要长久欺骗轩辕煜是绝无可能。

“那……你告诉他我在无忧宫了没?”她失踪了,轩辕煜很着急吧?

“没有!”一提起轩辕煜修冶的态度立马大变,“他没能保护好你,这点着急算什么!”

初染没什么总是不想自己,自己都这个模样了还想着轩辕煜会不会担心!

闻言,云初染落笔,“这不怪他!是我自己跑出去的!”

若不是她不让青鸾红菱别跟着,也不会出这样的麻烦。

如果……她不去多管闲事更不会出这种麻烦,好人难当,她……还是好好的当一个祸害吧!

云初染放下手中的笔起床,修冶见状上前搀扶,云初染挥手,示意不用。

她现在走路完全没问题,还要多亏了那邪冥了,若不是那邪冥良心发现及时接上,她恐怕一辈子都只能坐轮椅了。

云初染走到望月宫的铜镜面前,看着铜镜中满是伤疤的脸伸手抚摸,这是怜音的脸……

“你说……轩辕煜看到我如今这模样会被吓到吗?”云初染缓缓开口,身后的修冶一脸惊喜跟震惊,跑过来捏着云初染的手臂,“染儿,你能说话了?”

从修冶的眼神中不难看到高兴,云初染这才反应过来,她刚才的确是说话了。

毒药让她的嗓子受损,她现在说话声音有些沙哑低沉,还没恢复,声音也非常小。

“好像是……”云初染也不敢相信,原本以为还会等一段时间才能开口,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了。

脸上的高兴随之消散,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幽幽道,“手足能好,声音能恢复,功夫能恢复,这脸……”

她的脸可是在怜音的脸上了,吃进嘴的肥肉怜音还会吐出来吗?

不过……她还也得还,不还还是得还!

想到这里,云初染双手紧握成拳,怜音,你会后悔为什么当时没杀了我!

感觉到云初染身上迸发出来的杀气,修冶眉头一皱,许久没有看到云初染杀意这么强大了。

“是谁挑断你手足筋脉,让你变成这个样子了!”初染刚才,杀意那么强大是想到那个人了吧!

“怜音!”云初染双手握的咯咯响,这两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
“怜音?你说是轩辕煜的师弟,那北枂皇帝的怜妃?那女人不是被皇甫越赐鸩酒死了吗?”竟然是怜音?难怪他一直查不到!

“她可不是一般人,怎么会就这样死了?”她跟怜音都是穿越过来的,她们两个人的战争才刚刚开始!

怜音,希望……你不要让我失望啊!

好久……没有遇到让她摔的这么惨的对手了,在怜音手上她也摔倒了两次。

不过她肯定,这绝对是最后一次。

“明天有个祭祀大典!皇帝跟皇后都会到场!”修冶知道,云初染一定会想要知道这件事,也会对这件事感兴趣。

“不是说怜音被识破了吗?没有被打入大牢?”这不是轩辕煜的风格,轩辕煜若是知道云初染非云初染肯定会打入大牢,若知道是怜音更是会严加看管。

“没有,轩辕煜只是下令让把怜音禁足凤栖宫!”说到这里,修冶偷偷抬头打量了云初染一下,想要看看云初染的情绪。

“禁足凤栖宫?”只是禁足凤栖宫?轩辕煜怎么想的?

不过禁足凤栖宫也好,至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